1. 煙雨客棧首頁
  2. 文字

木棉花開

01023f58ef3de4a8012049ef5902a9.jpg@1280w_1l_2o_100sh

雨啪嗒啪嗒地落下,滿樹木棉也是,大粒大粒的花朵重重地掉落在地上,跟著雨滴起哄。相比之下,羊蹄甲就乖巧得多,若不是被風折枝,是絕對不肯大朵大朵落下的,五片花瓣分五次落下。偶爾也是喜歡極了這樣花落滿地的場景,掩蓋住對花的憐惜,她也是覺得可以很美很美。

恍惚很久不見天晴的日子,她也很久沒有出去走走。真的很想去山里走走,可這里除了鋼筋混凝土,就是一片燈紅酒綠。昨晚約友于天臺對飲,二人席地而坐,恨不能把所有的故事重走一遍,各自抓著回憶,用酒精加以渲染氛圍。友勸慰了好多,也勸慰了好久,她何嘗不知這些道理?她懂,她只是不愿意告訴自己她懂,內心的荒蕪在夜色四合之下終究還是蔓延至她的雙眼,在黑夜里無休止地滋生。她說“以后,我會把自己鎖起來。”,她說這話時,酒已不剩一滴。

借著酒精也是一夜未眠,忽而聽見窗外清掃落葉的聲音,伴著淅淅瀝瀝的雨,遂起床收拾,呆坐床頭發了會兒呆,便出門去了。生活是程序式的生活,每天做一樣的事,看見一樣的人,走一樣的路徑。她生活的地方種有很多木棉,奇怪的是,有木棉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羊蹄甲。可能是這邊的習慣,也可能只是恰巧,她記得高中也是這樣。那是一棵古老的木棉樹,已近百齡,每逢花季,飛鳥總想立在碩大的花上,冷不丁就將木棉花踩落,“啪嗒”一聲也繼而驚飛了其他鳥雀。他們說木棉花過后會長飛絮,是個煩人的東西,但落在青草地上,確實異常浪漫。

繞道走,她經過那棵木棉,本以為雨下那么久,花朵必定被打落光了,可再次抬頭卻發現,卻是滿樹花紅。風還是不斷地吹,雨也不停地下,可它竟然也在不停地開,猶如萃取自水里的火苗,愈發燦爛。她怔怔地望著,不覺用傘擋住路邊落入淤泥的木棉,俯身拾起,悄然安放在草叢。本不該頓生惜花之情,可她太過敏感了。她極目張望,將舒婷《致橡樹》的句子念了好幾遍: “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根,緊握在地下;葉,相觸在云里。每一陣風過,我們都相互致意,但沒有人,聽懂我們的言語。”

但沒有人,聽懂我的言語……

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煙雨客棧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aftaaa.com/2408.html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聯系我們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