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煙雨客棧首頁
  2. 文字

他的故事,我的故事

他的故事,我的故事

認識了十幾年,我和她之間的故事能夠寫成一本書。

我們是初中同學,那時的她瘦瘦的,黑黑的,劉海整齊地梳在腦后。扎著個高高的馬尾,配合著一臉的傲氣,高傲地晃來晃去。她是班上的紀律委員,大聲地講話,訓斥不聽話的學生,神氣極了。而我,是和現在一樣,留著齊發,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對超出自己交際距離之外的一切都漠不關心。我們的性格相差很遠,很多年過去了,我仍經常聽到這樣的話,“你們倆的性格完全不同,怎么會成為好朋友呢?”

在同一個班上,慢慢就會有交集了。女生之間的友誼要開始很容易,一次較為親密的對話就可以了。可是現在的我想起來,真正讓我跟她成為好朋友的原因應該是我在心底羨慕著她吧。我總是很容易為那些擁有我所沒有的品質的人所吸引。

開始只是玩在一塊,每個女生在那樣的年紀都很喜歡跟幾個志趣相投的女生湊在一塊。一起上學,一起放學。即使是兩點一線的枯燥的學生生活,也永遠都有講不完的話。雖然我們倆成為了好朋友,卻仍保持著一種奇特的獨立性:她的性格沒有因為我而改變,而我也還是那么的孤僻而不喜熱鬧。她的很多活動我都是不參與的,她有她的朋友圈,我有我的,這一點到現在還是一樣。

我生活在一個非常傳統的家庭,生長在一個非常古板的環境中,我的父母、親人甚至我的老師,都是不可思議的一致。我的父親尤為嚴厲,他甚至不喜歡我去親戚家玩耍過多,更別說同學了。于是,這樣一幫親密的朋友,惹怒了我的父親,也惹怒了我的班主任。我似乎一直是個乖學生,但是初中的那幾年卻破天荒地經常被叫到老師辦公室,班主任總是在跟我重復同一個話題:“你跟她是不同性格的人,不適合玩在一起。會影響彼此的成績的,而且等你們長大了,就會自然而然的知道,天底下沒有永遠的朋友,只有永遠的利益。”這句話讓我一直印象深刻,要是那位老師知道現在我和她仍是如同家人一般的要好,而我也沒有因此而耽誤自己,他是否會反思一下他的話呢?

番茄社区app初中的三年,就是總是因為這件事挨批,除去有幾次是因為收到男生的情書。

后來,我們都升入高中了,去了同一所重點高中,去了不同的班。雖然我們的關系一直很好,但是卻總是在以兩條平行線的方式生活著。她一如既往地高傲、潑辣,總是引得一群男生圍著她轉。而我也還是一如既往地做好學生,默默地收到情書然后拒絕。

高中的孩子是個很危險的年紀,已經開始發育的成人意識,和并未完全成熟的成人責任感之間無法同步。遇到問題,很喜歡以沖動的方式去解決。那時的我總是要為她提心吊膽的,隔幾天就會聽說她又招惹了哪個不能惹的人。多年后,我們再聊起那段經歷時,她說,我們之所以能有這樣好的關系,很大原因是因為你總是在照顧著我,遷就著我,為我著想吧。我笑了笑,倒不是人有多好,只是性格如此。

番茄社区app跟她相比我的學生生活真的是簡單到很無聊,沒有做過什么出格的事情,不沉迷于網絡,不早戀,不會和別人吵架,也不和老師頂嘴。但是也只有她知道我很乖的表面下面,隱藏著一顆怎樣叛逆而倔強的心。

番茄社区app跟我不同,她是個淚點很高的姑娘。在我的記憶中,她只哭過兩次。

番茄社区app選擇大學的時候我第一次真正地顯示出我的倔強和叛逆。我固執地要離家遠走,拋下一切:家人的照顧和熟悉的朋友圈。那時候,她選擇了復讀。我到大學后,隔了好久才把手機弄好,給她打了個電話報平安。她沉默了很久,才說:“送你的走的那天,我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像個傻瓜一樣的哭了一路。”這句話,無論過了多久我都忘不了。我也一直以為,在這段友誼里,是我在遷就著她,而她總是高傲地對一切都不放在心上。那一刻,我才明白,時間早已把我們的感情刻進了彼此的生命里,雖然我們像兩條平行線一樣,始終按自己的方式和性格在生活著,但是我們是走在同一個平面里的,互相注視著,陪伴著。生命很孤獨,有這樣一種不會變的陪伴是一種穩穩的幸福。

第二次哭是因為她母親的過世。她母親走的時候很年輕,她也很年輕。她哭了好久,那時我站在大學圖書館的臺階上,聽著她在電話那邊哭泣,一滴淚都掉不下來,悲傷地無法言說。“為什么會走得那么早呢?她還那么年輕啊。”她一直在重復著這句話,我握著電話,覺得非常無力。其實,我從來不曾為她做到過什么,初中時她被老師批評,高中時她被小混混欺負,我以為我已經盡了全力地去幫她,此刻我才明白,原來我所做的那些是如此的幼稚而又無力。當自己最好的朋友在最痛苦的哭泣的時候,我除了聽著,什么都做不了。

人,對于他人的傷痛總是無能為力的,我從那一次才開始知道。

番茄社区app我很喜歡她的母親,我的父母總是太過嚴厲,而她的母親卻愿意和我們這些小孩子平等地講話。那個時候,至今也是,我很喜歡往她家跑。放假時過去寫作業,聊天,看書,聽音樂。我在初中時有一段時間沉迷于畫畫,她的房間里貼了很多我的畫,有一些,現在仍然能看到。高中三年,我做的唯一一件能夠稱為“壞事”的事情就是一次夜間的冒險。在一個夏日的凌晨,我偷偷地溜出了家門,騎著自行車,跑去她家看鬼片。看什么我忘記了,看著看著我就睡著了,而她一直看到結束。她總是比我堅強勇敢。在她母親生病的那段時間,我比她還脆弱,有時候看著她母親因為化療而憔悴不堪的臉,總是不得不拼命地掐自己才忍住沒哭。而她總是一臉堅強的忙前忙后,照顧家里,還要兼顧自己的學業。

我最后一次去看她母親時,她已經病得很厲害了,躺在床上,沒法行動。在這之前,她母親趕著給我織了一件毛衣,讓我一定要帶著。我不知道該說什么,只能安慰她:“沒事的,您很快就會好起來的。”她母親笑了笑,對我說:“照顧好XX,你們跟姐妹是一樣的。”我答應了她。是的,朋友已經不足以形容我與她之間的關系了,我們彼此陪伴著走過了成長中最為傷痛的時光,一年又一年,從同學到朋友,再到好朋友,現在,已經是家人了。

有時候,有血緣關系的不一定是親人,而時間會讓朋友成為家人。

她問我:“這么多年了,你怎么還是像個孩子一樣,好像從來沒變過。”我不是沒變過,也不是沒成熟,只是在她的面前,我永遠都停在那段時光里,不會變,也不會走。

后來我也不斷地認識了很多新的朋友,丫丫總是說我是屬于那種無論去到哪里都會有人愿意對我好的人,所以她從來不擔心我自己一個人出門。

“悲莫悲兮生別離,樂莫樂兮新相知。”只是人生能有多少個十年?除了她,再沒有人是從一開始就陪著我走到最后的。

番茄社区app我們曾討論過以后最好去同一座城市生活,但是因為性格的差異,這最終只是兩個孩子天真的幻想。我堅持了自己的夢想,沒有因此而讓步,而她也選擇了自己的生活。她說:“你一直都是這樣,有你的想法,也有你的追求。只是不管去到了哪里,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。”她也真的這樣做了。在她穩定下來的時候,我仍像風箏一樣飄著,除了家人之外,她的手中也握著一根我的線,讓我不至于迷失方向。

前段時間她準備結婚了,給我發來了她的婚紗照,我覺得很恍惚。那個扎著馬尾的小女孩已經要嫁作人婦了呢。時間真的過得太快了,我看著她跟她初戀男友在一起的時候我們都還只是高中生,而這一晃就是八九年了。時間沒有在我們的友誼上留下刻痕,但是卻早已把我們彼此推著走了好遠。我們是以相同速度運行的兩艘船,無論何時相見,彼此都是保持著靜止不變的。而我們的生活中早已是一批又一批的人來了又走。

番茄社区app“我羨慕你的生活能夠不斷地挑戰自己,提升自己。你可以到出去走,看到很多我看不到的東西。”她笑著對我說。

番茄社区app而我羨慕她的生活簡單而穩定,在該戀愛的年紀戀愛,在該結婚的年紀結婚,一切都是順理成章,不辜負生命的每一個時期。

番茄社区app有時候會困惑于人與人之間的緣分,在我生命中不斷地出現這樣的她與他,他們給我帶來驚喜,帶來歡樂,帶來生命的勇氣。然后,似乎是有某種注定,他們又漸漸地駛離我的生命。之所以怎樣都不肯放棄自己,或許正是因為一直在被這樣一群人愛著,而自己也在愛著他們。

而她,來了就沒有再走了。我們只是塵世中最普通也是最平凡不過的兩個女生,為什么會相識?這十幾年來,我們甚至沒有吵過一次架,我們的性格是如此的不同,我看著她一點點地被生活磨平,而她陪著我一點點地變堅強。我們已經不再是孩子,卻仍對彼此保留著孩子般的真誠。我們相隔萬里,很難經常見面,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,做著不同的事情,卻從來不覺得有距離。“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”原來不是騙人的。

你可相信這世界上有一種感情能夠超越時間?有的,而且我擁有著。

如果有一天我要寫一本關于她的書,這是她的故事,也是我的故事。

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煙雨客棧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aftaaa.com/264.html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聯系我們

投稿郵箱:番茄社区appwwwyyinn@163.com

QR code